• 跨湖渡江

    2009-06-18

    换“房”换“车”,开辟新生活:)

    http://agad.blogbus.com/

  • 和谐

    2009-06-10

          中午拿起《罪与罚》,看序言,读到结尾处,看到一句话,真是意味深长:

       “和谐的要价也太昂贵了,我们根本付不起进入那种状态的代价。所以我急于退还我的入场券。”他(陀思妥耶夫斯基)解释道:“我不要和谐,这是出于对人类的爱”

  • 转移疼痛

    2009-04-20

        没有什么好写,就是腰扭伤了,坐在办公室疼痛难耐,左右不是,什么都不想做,刚好手头的活干完了,上头说要给我调换部门,至今依然未动,这边部门又没继续安排工作。莫非这是偷的浮生半日闲?但也不要让我忍受腰疼之苦啊。  人要倒霉真是喝凉水都塞牙,难得周末休息,居然扭伤了腰,以为不碍事也便不当回事,熟料越来越疼且疼的范围越来越大。

          扭伤的一刹那,体验很独特,剧痛,仿佛打摆子般全身发抖,约莫半小时都全身动弹不得,仿佛只能被定格在床上,又仿佛连活动下手指都会疼得大叫。

          次日,给妈妈打电话,很轻描淡写的描述,妈妈也就说了几句要注意休息,平时多注意身体。妈妈没有对腰扭伤表示出紧张的在意,于是越发让我不以为然。

          爷爷的!!天不佑我!

        

  • 有所思

    2009-03-19

        对于女人来说,美丽和聪明往往是一对反义词。比如,在恋爱中,女人的美丽指数暴涨,智慧指数暴跌。

  • ···

    2009-02-25

         昨晚八戒同学在网上告知近日上演得如同火热的“倒文运动”,文怀沙是谁?要不是昨晚看这一网络运动,我还真不曾听说,本来偶就是不关心国学的人,今日再看余波,看到如下的一段文字:

         号称“百岁老人”、“国学大师”的文怀沙先生,最近正陷入这样一场人格破产危机之中。以撰述名人传记闻名的作家李辉,近日发文公开质疑文怀沙的真实年龄、生平经历及学术水平。在李辉的笔下,文怀沙成了一名曾以“诈骗、流氓罪”入狱的沽名钓誉之徒,不仅“章太炎弟子”的身份是假的,头上戴的“楚辞泰斗”也是假的,真实水平“至多可抵一名中学教员”。

          “至多可低一名中学教员”,至多···,中学教员。

           原来,中学教师在这个社会也是受鄙视的一群。

  • ……

    2009-02-23

         推倒,从头再来

  • 幻觉

    2009-02-22

         WHU的bbs上,今天看到十大话题,貌似有两三个帖子都是85、86 的男生征婚。是征婚,很严肃认真的征婚,而不是征友。说实话,那一刹那间,我这未嫁女还是十分的心动,只可惜自己早已是大龄女青年,看着诸位诚心征婚的男士,那番心诚和认真,以及十分优秀的条件,实在不忍残害少年心意。

        又实在让我想起了奶奶说的话,什么东西老了都有用,禽兽老了可以拉去屠宰场,树木老了可以劈柴烧,唯独人老了一无是处,自己活着受罪还给后人造成麻烦。

         上个世纪的20年代,钱玄同曾有振聋发聩的言语之一:人过了四十岁就该死去!

         按照钱同学的理想,我早已是半截入土的人了,还奢望什么征婚。

         婚姻不是我奢望的东东,世界范围的锐减才是令人遗憾的,比如人的老去,可以拥有的,最后也只是一个小黑匣的方寸。

         不要说什么无欲无念的淫词艳语,欲望才是人类和历史的唯一源动力。

         

  • 发现大海

    2009-02-20

        发现陀思妥耶夫斯基,就是发现大海,发现爱情。------博尔赫斯

        读陀思妥耶夫斯基的小说,大概用“热泪盈眶”来形容我的感受最合适。和伟大的灵魂相遇,和一本书相遇,仿佛与命中注定的人,即便擦肩而过,还是会无意间回头而相遇。

       可惜我居然因为中学时候的无知,拒绝了伟大的俄国文学这么多年。

       被侮辱与被伤害的人,白痴,群魔,罪与罚,卡拉马佐夫兄弟

       陀思妥耶夫斯基的小说,几乎满足了我对小说这种文体的一切期望。

         

  • 告同人

    2009-02-13

    所有加密的文章,密码均为我的QQ号码

  • ……

    2009-02-11

       志大才疏就是一种病,病入膏肓

  •    

    “我对世间万事一无所好,所爱只是读书。若有一个神仙以三个愿望许人选择,我所选择的第一愿,要有一个完备的图书馆,让我终日獭祭其中;第二愿,有一个和美的家庭,第三愿,太平时代的中产之家的收入。倘神仙所许的仅一愿,那么,给我图书馆吧。

                                                                                 ----------苏雪林《忆武汉大学图书馆

     

     

     

     

  •   看过赤壁上,自然不能不去看下,总而言之是觉得半价比较划算。当然,最主要的动力源是传言笑场的情节比较多。

       看完赤壁下,我想到一句流行语:细节决定成败。吴宇森莫非是在为这本书做广告?吴宇森的赤壁之战,不是败在吴蜀联盟,更不是败在周瑜诸葛亮联手,至于传统的历史所写的非仁义之师的八十万曹军败在那个什么刘玄德,更扯不上了。

       吴宇森的赤壁,枭雄曹操败在一小卒,因为一个蹴鞠千里缘分一线牵,饭桶与胖猪,还出现了新的名词:“骑高高”。真可爱,周姑娘在我旁边惊叹,偶发现佟大为有演郭靖的天赋。地球人都这么认为。

        曹操又败在一杯茶上,电影有点不大符合潮流,一个活色生香的倾城绝色来到著名的“喜欢抢别人老婆”的曹丞相面前,(电影这么说的哈,按照电影的说法,这场大战只为一个名叫小乔的女人,不晓得没读三国的老外会不会惊叹中国也有特洛伊战争的神话故事),看着小乔一步一步上台阶,按道理说,如此尤物又是曹操朝思暮想,整日挂着一张画像在面前的人,电影的情节居然不是上演一番人肉大战。构思有点曲折,让我这色女有点遗憾。

        不是一次床上活动,而是一杯茶,顷刻之间拖延了曹操起兵的时间,遂而败。

        曹操又败在一个字:“糜”or“麾”。于是十分聪明的中了反间计,这一个字何止千金。

  • ……

    2009-01-15

         活得没有自我,太容易宽容他人,太健忘。

        一滩稀泥的生活。

  • 惭愧

    2009-01-12

       近日修改自己的书稿,边审边脸红。很难想想自己写字已经到了胡作非为乱说一气的地步,文法不通,乱造语句,一句话前后搭配紊乱,语义重复。

        一年之前,某同学看我发过去的稿件,气的大骂,原因是文章里的标点符号乱点一气。当时是输入法里的中英文标点没有转换过来,那之后我在标点符号上狠狠的收敛了一番。近日自己审稿,巨汗无比,没想到自己写文章散漫到了如此严重的地步,随意、漫不经心、没有章程、文法不通。也难怪我的书稿交上去之后,人家没有说构思和行文的问题,都是说语言表达上需要注意。自己一读,有种无地自容的惭愧,丢人丢到家了。

         写博客确实有其好处,比如保持文思,但对于我这种写东西追求信手拈来,写完就扔的人,它造成的毛病是习惯性的错误,错字别字,文法错误,标逗不准。

        假如我自己是一位修改论文的老师,看到我这样的文稿,无论其文思如何,定然是气得吹胡子瞪眼睛了。

     

  •      电影《桃花灿烂》,一部感人肺腑的爱情悲剧,一部让人忍不住流泪的诗意之作。

        方方是个书卷气浓厚的豪情女子,这部电影很有方方特色。

        武大的朋友都会喜欢,武汉的学生更会喜欢。

  • 有声时代

    2009-01-10
    人肉时代,没有安全。上一篇博文,密码为伟大的天才的皮皮的QQ号码,有兴趣者可看
  • 妄谈一二

    2008-12-21

         为什么读传记,或者回忆文章,满纸都是赞美的词汇?我发现,中国人在这方面是相当滴善良,一个生前善恶均有的人,一旦赴死,生前那些光耀的小点点就被无限的放大,死亡好比是一石入碧潭,激起千层水圈,随着时间的推移,代表着褒义的水圈便越来越大,历史也就日益将他演绎成完人了。

       所以,顾颉刚发明的层累的历史观果不虚言。

       顾颉刚其人大概也印证了他的历史观,据载,他们顾家世代书香传世,康熙曾言语赞美他们顾家,到顾颉刚出生,顾家早已是几代单传,于是宝贝得什么似的,于是他这一宝贝蛋从出生就被人一直抱着,不让他下地走路,上学都是佣人背去背来,吃饭一直有专人伺喂,吃鱼是佣人挑出鱼刺。

       最后顾颉刚这么一代著名历史学家一辈子都不会吃鱼,长6岁上学时候还不会自己端碗吃饭,9岁才学会走路。

        到这里我才相信了,旧社会富家的陋习,真是荒谬得狠。电影《活着》里富贵少爷每个清早走出赌场,门口便伺候着一群肥肥的佣人,少爷走出门口,专门的小凳子端上前去,供少爷踏脚,背个一滩软泥的活死人回去。

       又听伊伊以前讲她的外婆,从小都是人伺候着的,上学从来都是佣人背去背来,我尚且惊奇。

       现在明白这是象征富贵的行为,拿活人当驴马驱。

       将要掌握国家财富和权利的富家子弟,在青少年时代,却是不用下地行走的,难怪陈独秀当年撰文呼吁青年需要强健的体格。

        可怕啊,这样说又有点历史循环论的调调了,南北朝时候,据说也是这么样的。

        遂而有五胡乱华之说。

        这样的国家和人民,在上个世纪竟然没有亡国灭种,真是奇迹啊:)

  • 闲言碎语

    2008-12-16

        终于能打开网络,看到八戒同学的留言心暖洋洋滴:)其实无话可说,近十天前后一是网络中风,另一是吴同学食物中毒四五天都在当看护,此前忙活着要大动手脚的活儿,这些天一搁就被搁得没有做的感觉了。原计划本月底完成一篇样稿,至今找不到写字的感觉,一拖再拖,又忙于搜索1919年的历史往事,还是一点思绪都没有。

          玩物丧志是一点都不错啊。

  •    乡村即事的古诗还是绝句,都很多,在我有限的阅读和无限的喜欢里,这首诗仿佛失散多年的故友;

       南宋中兴诗人范成大:乡村即事

          绿遍山原白满川,子规声里雨如烟

          乡村四月闲人少,才了蚕桑又插田。

      子规,俗称布谷鸟,对于我这打小就在田间长大的人来说,别说布谷鸟,就是翠鸟,都是稀松平常的东西。

      文人骚客偏要给被我妈妈烦死的布谷鸟   杜撰又是杜鹃又是望帝,还有什么子规啼血等等,我妈妈的说它们的叫声是“··快点干活”

        但我实在喜欢“子规”二字,又有一说,子规的叫声可解为“不如归去,不如归去”。于是亦有迁客写诗如下“别后同明月,君应听子规”。

  • 口水流了一地

    2008-12-02

       昨天被吴光线恐吓了半天,由她妈妈的朋友的女儿得了早期乳腺癌七扯八拉到了现在的女性疾病。什么乳腺癌、子宫癌等等,那个早死的梅艳芳还有传闻患有乳腺癌的蔡琴,据说都是单身女性。吴光线说,医学上说,现代女性疾病几率越来越普遍的一个原因是,现代女性结婚年龄越来越晚,而对于女性的身体来说,只有结婚以及生完小孩,并进行哺乳这一系列过程之后,女性的身体才完成一次完整的?循环?生长?还是什么,忘了她怎么说的。

         于是我们两个神经质的一路在大街上惊呼小叫,恨不得抓住路过的看着顺眼的男子就奔向民政局,哎,一时之间感觉自己垂垂老矣,看着路上小孩,一个个粉嫩粉嫩的,真想自己生一个玩一下。适逢晚上查资料,看到这么个叫做“红豆馆”的网站,馆主貌似很有才的女子,最搞笑的莫过于她生有双胞胎儿子一对,羡煞我也。http://gzs2.tougao.com/hongdou/list.asp?id=1195

            又据说,只有天生卷毛的人才有生双胞胎的基因可能,我的头毛太直了,即便烫卷了也管不了多久就变了。

        

        

  •     幼时在学校,每个星期都会有音乐课,记忆中是自己读学前班还是一年级,总之是识字不多的年级,全校要求学唱一首《学习雷锋好榜样》,那首歌貌似有三段,在音乐老师的教鞭下,我囫囵吞枣的跟着唱着,那是要求必须学会的歌曲,雷锋是谁,我全然不知,多年之后我才知道歌词并不是我唱的“学习雷锋好放羊,忠于革命忠于党···”而是学习雷锋好榜样,记忆中还有一首歌曲也是全校集体学唱的,放牛的王二小,至于那些什么少年先锋队队歌,倒是我比较喜欢的,那时候唱起来总有种莫名的激动,仿佛低头真的看到了胸前的红领巾随风飘荡起来了。

        非常荣幸的是偶是那时候校园里的品学兼优者,当许多同学读到6年级都没能戴上红领巾时候,我在一年级便被套上了。那时候我们总是喜欢叽叽喳喳一个问题,争得脸红脖子粗, 那便是,到底需要多少鲜血?老师们说,书上也说,每一个少先队员的红领巾都是革命烈士的鲜血染红的,它同时也是党旗的一个角。我当时全然分不清党旗和国旗,每次都不明白那一角是从哪里剪下来的。

        上下学的路上,我因为戴着一路同行的高年级哥哥姐姐所没有的红领巾而倍感自豪,连带着我那没有得到红领巾的姐姐也莫名的骄傲起来。我们争论着那每年需要多少烈士的鲜血啊,为什么我的红领巾闻不到血的气味,是不是因为血干了的原因。

          其实,那个时候我最喜欢的歌曲除了少年先锋队队歌,还有至今记忆犹新的《珍珠传奇》的主题曲“去年今日此门中,人面桃花相映红”,这首歌至今我依然会唱,只是当时并不知道那是一首诗。《捉泥鳅》是我唱不清楚但比较好奇的一首歌,以及最早记忆中姑姑在火炉旁教我的《泥娃娃》,当时因为她教了我几遍依然记不住歌词而被她批评,怎么这么笨,令我自卑的厉害。

         幼时模糊不清的一首歌,但喜欢至今的还有《童年》,再到后来,逐渐长大后,流行歌曲势如破竹的用了进来。比如这首《鲁冰花》,那时候好想学会,但除了开头一群儿童的合唱,后面甄妮的独唱,我始终没有学会。

        音乐于我,始终欠缺很多的天赋,一首歌别人能很快学会,换了妖女,那更是轻而易举便能唱得神乎其神,我不仅学不会,即便学会了,依然是画虎类犬,但,喜欢歌曲是人性使然。

    [ti:鲁冰花]
    [ar:甄妮]

    啊~
    夜夜想起妈妈的话
    闪闪的泪光鲁冰花
    天上的星星不说话
    地上的娃娃想妈妈
    天上的眼睛眨呀眨
    妈妈的心啊鲁冰花
    家乡的茶园开满花
    妈妈的心肝在天涯
    夜夜想起妈妈的话
    闪闪的泪光鲁冰花
    啊~
    夜夜想起妈妈的话
    闪闪的泪光鲁冰花
    啊~
    夜夜想起妈妈的话
    闪闪的泪光
    我知道半夜的星星会唱歌
    想家的夜晚
    它就这样和我一唱一和
    我知道午后的清风会唱歌
    童年的蝉声
    它总是跟风一唱一和
    当手中握妆华
    心情却变得荒芜
    才发现世上一切都会变卦
    当青春剩下日记
    乌丝就要变成白发
    不变的只有那首歌
    在心中来回的唱
    啊~
    夜夜想起妈妈的话
    闪闪的泪光鲁冰花
    天上的星星不说话
    地上的娃娃想妈妈
    天上的眼睛眨呀眨
    妈妈的心啊鲁冰花
    家乡的茶园开满花
    妈妈的心肝在天涯
    夜夜想起妈妈的话
    闪闪的泪花鲁冰花
    啊~闪闪的泪光鲁冰花
    啊~
    夜夜想起妈妈的话
    闪闪的泪光鲁冰花
    啊~
    夜夜想起妈妈的话
    闪闪的泪光

  •  第一次搬进这个房间时候,我明显的感觉到自己压抑不住的欣喜,300元每月,赏尽东湖无限风光,什么叫做平湖秋月,什么叫做波光粼粼,什么叫做湖光山色,每日坐在电脑前,抬眼,仅仅只是抬眼便一览无余了。

       这一周以来,武汉的天气貌似遁入深秋,温度也那么下降了,天色也那么灰蒙了,壁虎也来了,厨房的蓝脚蜈蚣也出现了。这两天,东湖起风了,于是,看看我的窗台吧,看看吧,仿佛只能闭门思过,闭门造车,闭门思春,闭门···,门窗不能开,一个缝都不能开。隔着窗户玻璃所拍的半边窗台,一分钟前刚拿杀虫剂喷洒过的窗台,一分钟后蜂拥而至,只因我的窗内有光。就在我开窗喷药时候,仿佛电影中的情景发生,按了十几下杀虫剂,我的房间,地板上如同夏天夜间的星空。换床单,拖地,情理桌椅。一个不敢回忆的词语:恶心

  • 不死的欲望

    2008-11-17

    "爱之于我,不是肌肤之亲,不是一蔬一饭,它是一种不死的欲望,是疲惫生活中的英雄梦想。"

       杜拉斯如是说

    她说出了任何一位女子对爱情的终生幻想,

    爱之于女,仿佛一段灵魂的旅程,是灵魂抵达某处,抵达,抵达,

    只需一秒,手指之间,双眸之间。

    如此艰难,仿佛想要退回的决绝,又仿佛不曾启程。

     

     

     

  • 钱,书

    2008-11-15

       钱的流失,总是让我摸不着头脑,仿佛就是跟书杠上了一样,每次出门在外,途中所遇书店,无论旧书店还是新书点,难免与吴同学逛上半天,最近一个月以来,我发现一个钱财流失的主要渠道,从whu周围的十余家书店,到华科校外的书店,每一次进去,都是以百元为单位的送钱。

       事实上,我并无如此强烈的购书热情,一则囊中羞涩,二则,考虑到自己前途未定,书多了以后还得给物流公司贡献一笔银子。但吴同学却乐此不疲,他的理论是,书可以生书,就像钱生钱一样。

       和他这么两年前后,倘若说有什么风花雪月的记忆,我还真想不起来,满载记忆的都是逛书店,三个月都难得买上衣服鞋袜一件的我们,每月却至少三次或更多的拿逛书店当消遣。

        很多时候,买书却并不为装饰自己,更不仅仅出于充实自我之需要,仿佛成了一种嗜好。

        当然,我坚信买书是永远的潜力股。

        拿今日的钱换取今日的书,我希望的是他日拿今日的书换取那时的钱。

       

  • 每天三条

    2008-11-13

       虽不完全赞同《论语》,但还是有必要学习,不是以前本科时候笼统的学习,如今一本盗版的论语在手侧,还是很有必要熟识之,纯为填补空白。以后每日三条,用心记诵,虽有很多不喜欢的。比如:

    子曰:弟子入则孝,出则弟,谨而信,泛爱众而亲仁。行有余力,则以学文。

    子夏说:贤贤,易色;事父母,能竭其力;事君,能致其身;与朋友交,言而有信、虽曰未学,吾必谓之学矣。

    子曰:君子不重,则不威;学则不固。主忠信。无友不如己者。过,则勿惮改。

       谁说过,古代帝王是半部论语治天下,哈,想必如今的天下也是这般吧。

  • 人性不变么

    2008-11-12

    唯女子与小人难养也,近之则不孙,远之则怨。《论语·阳货(二十五)》

    鉴于这句话,发现人性不变,貌似有点道理,孔子真是个老妖怪,哈哈,

    哎,女性之悲哀啊,那时候怎么没有一个杰出的女性弄一部什么什么语录出来,其中写一些对男子的评价呢。

  • 男欢女爱

    2008-11-11

       生活多么无耻,东湖的风光无限美啊,秋高气爽不宜败坏心情。

       索性各自男欢女爱去吧,今日光棍节,只关心粮食和蔬菜,   

        推荐很好很好的歌曲一首,赵牧阳 的《黄河谣》,前日,吴同学在我处,拿起一卷纸将要如厕,突然对着卷纸仰天大吼至弯腰前驱,用的是那响当当的陕西方言,乍一听他吼到的两句,令我笑翻的歌词:“早知道黄河的水干了诶,修他妈的铁锹是做啥哩哎, 早知道干妹妹的心变了诶,买他妈的个双人床是做啥哩”

        百度搜索这两句歌词出自何处,起先以为是一首陕西民谣,后来发现正确的歌词是:早知道黄河的水干了诶,修他妈的铁锹是做啥哩哎,早知道黄河的水干了哎,早知道干妹妹的心变了诶,谈他妈的恋爱是做啥哩”,吴同学说是朋友一起玩他们唱得,而且翻唱版本极其多。

         网上有说赵的这首《黄河谣》是其走访黄河地区采风而得,让我想起了诗经,文人采风将民谣流传史册,不错不错。这首歌还有一版本是腾格尔所唱,陕西人民要知道被腾格尔如此捏着鼻子细声细气的“喵”出来一首歌,不知道会不会拿黄河水淹死他,哈。

       黄河的水干了,妈妈哭了
    黄河的水干了,我的心碎了
    早知道黄河的水干了
    修他妈的铁桥是做啥那
    早知道干妹妹的心变了
    谈他妈的恋爱是做啥哩

     哎呦诶,我回不去的家,爸爸妈妈姥姥

    黄河的水干了,流浪的人儿回来了。

     

     

       

  • 不言不语

    2008-11-11
         胡乱写了几句,想起昨晚平生跟我说,他在博客上写自己的一个梦,梦见自己全身燃烧起来,像“自·焚“,发表后,这两字变成了**,想想还是不要妄谈,密码为我QQ号码。
  • 忽悠下自己

    2008-11-06

            不是我们选择了路,是路选择了我们。

           

  • 1,胡兰成与周作人,貌似可叙上一笔。仅叙其文交。

    2,有意向做一本书,一本关于文化的书,一本关于历代中国读书人的书,但最重要的是,它是一本关于贰臣文人的书,“他们”很多,中国特色。

    3,珞珈三女侠,伟大的天才的皮皮十分的有兴趣

    4,偶翻书,只能用发笑来言说,身披身披汉##“贱”之外衣,追怀中国士人的“铁肩担道义,妙手著文章”之浩然正气,一副“礼崩乐坏”的姿态写到:从来没有像今日的大学教授与文坛作家的人格渺小卑劣……,

        如此坦然心宽,唯有胡兰成矣。见《中国文学史话》